青鸾

退圈 弃号 休息三年

【伞修】故事(短篇,一发完结)

◆本文是受一篇文的影响才有的脑洞
◆ooc预警×3

       故事

       我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有听完你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,但即使是寥寥几笔的白描,我也能感受到文字被他赋予的情感。他的生活本身,就是一本小说。

        他跟我讲从前院子里的桂花树,院长每年都用树上的金桂做桂花糕,甜腻腻的,应该是小姑娘爱吃的零食,他却偏偏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 他跟我讲偌大的院子里,住着许多玩伴,有多少他已经记不清了,只是记得每年总有几张新面孔,却不见有人出去过。那些个孩子的面容早已在他的脑海模糊,仅是依稀记得他们唤他名字是软糯的童音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故事的主角总是其他人偏多,我好奇他自己的故事,总是旁敲侧击,他就偶尔也会说说,什么小时候偷拿厨房里的糕点,打工时摔碎了老板的几个碟子,但每件事只有短短几句,我还得自己想象那个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哪一天,他随口说起有几个小姑娘给他递了份情书,人的天性总是八卦的,我自然也不例外,坐直身子想要听他讲后续。他朝我望了一眼,垂下眼眸,说了句,扔了,就进了厨房。我看不见他的眼睛,自然也看不清的他情绪,我也没多想,不过,突然想想,他其实长得很好看。一点儿也不夸张,他身上有着江南水乡的秀气,听起来有点像女孩子,但我也想不出其他词语来描绘他的容颜。像他这种人,看起来就很招女孩子喜欢,不过拒绝了是好事,我心里有股莫名的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个故事里总有他的妹妹,每每讲到她,他的眼眉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,即便是再苦难的经历,他的话语间依旧充斥着幸福,眼底的宠溺早已溢出整双眼睛。“如果你也有一个妹妹,就能体会到我的感受了。作哥哥的,当然要把最好的留给她了。”真是可惜,我家只有一个比我还闹腾的叛逆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经受过太多风吹雨打,总觉得他过于世故,他的嘴角虽然微微扬起,温和,却透出一股疏离,太完美反而过于商业化。这不是他的错,我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渐渐地与他熟识,才真正地了解这个人,也有属于这个年龄的活泼开朗。这个时候,我才真正地成为他的故事中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 他还是会和我讲故事,那些他曾经受过的伤痛,总是被他一笔带过,更多的是他与妹妹的日常,小到几月几日做了什么菜,大到几月几日妹妹考了第几名(对他来讲是大事)。“那我呢?”“我会把你十五岁的蠢样告诉三十岁的你,你一定会笑的。”他总是这样回答这个已问了十七八遍的问题,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自己出场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等啊等,到最后都没有听到他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,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我又开始回忆,睁开眼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    在某年某月某日,我又回到那栋小楼,楼前的桂花树早已年老,一瞬间,我好像又看见了他,缓缓地从破旧的水泥楼梯上走下,风微微吹起他的鬓发,他笑了笑,“你好,我是苏沐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 end